招贤纳士
您当位置:主页 > 招贤纳士 >

fun88官网中心资金不到位也走了

【高升控股实控人高利贷缠身涉嫌掏空上市公司!两大项目一疏弃一烂尾 保安工资几月一发】高升控股果然披露的再起函避重就轻,实控人韦氏家族的资金问题杜口不谈。高升控股名

022018-08

【高升控股实控人高利贷缠身涉嫌掏空上市公司!两大项目一荒废一烂尾 保安工资几月一发】高升控股公开披露的回复函避重就轻,实控人韦氏家族的资金问题闭口不谈。高升控股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韦振宇,通过蓝鼎实业、宇驰瑞德控制29.77%的股份,但上市公司真正的掌舵者是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在明面上,韦俊康不持有韦氏家族任何旗下公司的股份,隐藏得很深很深,一般的监管措施也很难施加在其身上。


K图 000971_2

  此前,证券时报·e公司刊发的报道,引发较大关注。报道次日,高升控股全天跌停。随后,深交所发函关注,要求高升控股对报道事宜进行解释说明。(此前报道>>>高升控股2亿借贷纠纷未披露 实控人家族疑陷资金困局)

  高升控股公开披露的回复函避重就轻,实控人韦氏家族的资金问题闭口不谈。高升控股名义上的实际控制人韦振宇,通过蓝鼎实业、宇驰瑞德控制29.77%的股份,但上市公司真正的掌舵者是韦振宇的父亲韦俊康。在明面上,韦俊康不持有韦氏家族任何旗下公司的股份,隐藏得很深很深,一般的监管措施也很难施加在其身上。

  韦氏家族的资金困局已经引发多方面问题,致使高升控股的公司治理及内控出现严重问题。此次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亦在在董事会内部引发巨大争议,多名董事明确表示对相关事件毫不知情,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证券时报·e公司近期实地探访了韦氏家族在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的数据中心项目、文化硅谷项目,亦采访了多名知情人士,了解到的情况不容乐观。

  一句话概括下来,韦氏家族存在高利贷、质押诉讼未披露、利用高升控股违规担保等问题,且可能已经挪用了上市公司账户资金,存在一步步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亟需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高利贷缠身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的报道,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实控人及个别董事等在3~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公司银行账户还曾因该等事项被冻结,但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在被执行人中,除了有高升控股,还有公司大股东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实际控制人韦振宇,韦氏家族实际控制的北京文化硅谷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下称“文化硅谷运营”),韦振宇的继母何欣、妻子辛维雅,高升控股董事、财务总监、代董秘张一文。

  高升控股在回复函中承认了相关债务的存在,本金共计2.5亿元。

  其中借赵从宾1亿元,借熊斐伟1亿元,借嘉兴国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00万元。高升控股的解释是“共同借款”,时任董事长(即实控人韦振宇)认为属公司经营行为,并非对外担保,数额未超过规定标准,因此没有严格履行内部审批程序和没有对外公告。

  按照高升控股的解释,相关债务的借款主体是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嬉云游”),后者IDC项目建设在2017年底遇到资金困难,对外寻求短期临时融资,当时资方的出借条件是由高升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高升控股此前曾公告,华嬉云游在股权关系上和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无关联,但韦氏家族为华嬉云游以借款、担保等形式提供了较大资金支持,应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和文化硅谷运营一样,虽无明面上的股权关系,华嬉云游亦由韦氏家族实际控制。

  2016年3月14日,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签订《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合作框架协议》,华嬉云游将其在北京市房山区建设的13栋数据中心机房委托给高升控股运营。然而,数据中心的建设并不顺利,这一合作迟迟未能真正开展。证券时报·e公司近期对数据中心项目进行了实地探访,主体工程早已完工,却长时间处于荒废状态,详细情况将在后续章节展开介绍。

  按照回复函说法,高升控股考虑到数据中心项目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和业绩有重大支撑作用,遂同意以共同借款的方式支持华嬉云游IDC项目的建设,实际用款人及实际还款责任人是华嬉云游,由华嬉云游以数据中心评估价值41.39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向上市公司作出担保,韦振宇、宇驰瑞德、蓝鼎实业等作为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